先來個日文教學

這句話的意思是「初次見面,我是庶務二課的張。」





前幾天我的醬菜缸【註一】之一,也就是我親愛的舅舅

問我要不要去他工作的地方代半天班

因為我對舅舅抱持著感恩的心

也因為我以後可能到那邊去兼一份工作

所以就在今天,擁有二十幾年米蟲資歷的我

來到了在事實上獨占整個台灣的電業,每次讀行政法就會跑出來的台灣電力公司

開始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買米的偉大工作──總務課的代理小妹。



總務課是個非常重要的單位

它對整個公司的重要性,就像米缸對我的重要性一樣

但是我深深的感覺到,重要這兩個字的光環,完全籠罩不到坐在座位上發呆的代理小妹身上

我實在應該跟忙碌的大家劃分開來,然後貼上冗員的代名詞──庶務二課

(不過,庶務二課只在滿帆商事是冗員,到外面差不多是可以統治地球的程度吧,不過我連自己都統治不當了0rz)



沒錯,我的工作,就跟庶務二課差不多啦!

但是我絕對沒有庶務二課做得好

相反的,我的笨拙讓我自己一直憂鬱到現在……

果然只有米蟲才是我的天職呀!

一個連洗毛巾杯子接電話都做的很失敗的人

應該到可以拿殘障手冊的程度了吧(廢而不殘的類型)



總之,當我坐在那裡當冗員的時候

親愛的舅舅說,我可以讀自己的書

所以我就開始讀機關功能結構理論,也就是每次讀都覺得好偉大,但是很快就會忘掉的功能法理論

讀完以後,更覺得叫我做米蟲以外的工作

就像是不把立法委員丟到軍隊當菁英特種暗殺部隊,而讓他們閑置在立法院打群架一樣,是一件完全漠視機關功能而浪費資源的蠢事呀!



而且……現在我的心中,深藏著一個非常可怕的秘密……

我有預感,這個可怕的秘密將糾纏我一輩子,我會終生質問自己,為什麼做個小妹也可以犯下這麼可怕的錯誤……

我現在只希望我犯的錯誤不要影響到台灣的供電安全,讓我一個人承擔吧!讓我上書政府,讓他們在曾母暗砂蓋個牢固的牢房(包水電網路第四台),把我跟社會永久隔離算啦!因為我真的是個非常危險的生物……

因為是秘密,所以問我我也不會說的,嚴刑逼供也沒用,但是可以試試用物質上的誘惑啦!



連好不容易要下班時都會發生蠢事

因為有個善心人士提供了我一個高級便當

當我看到便當後就開始快樂的等下班

然後在我的表一到十二點

我就像快穿幫的灰姑娘一樣衝去打下班的卡(緊抓著便當)

然後……打下去才發現打卡機還差三分鐘才十二點

這麼勇於翹班的代理小妹,應該被頒獲「老闆的惡夢」或「勞資關係的革命烈士」之類的頭銜吧!



但是還有一件更可怕的事

就是顯然對米蟲充滿同情心的課長先生

問我這星期還有沒有空……沒錯!我接下來還要代個兩天班!

這會是台電的大危機嗎!?

我不知道,他不知道,大家都不知道……



庶務二課的歷史,又翻過了一頁……





【註一】之前我們已經對米缸下過定義,但是主食雖然重要,但是副食品也是不可或缺的。因為我喜歡稀飯,所以就把副食品們定名為醬菜缸。醬菜缸的態樣遠比米缸要來的廣,凡是會給我壓歲錢、送我東西、請我吃飯,但其供應還達不到維持日常之所需的善心人士,基本上都被我歸類在這一類。














-----
創作者介紹

月亮上的搖籃

Ales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