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事情剛發生的時候的確是充滿恨液的

但是沉澱到現在已經好很多了

本來想要大罵一場

不過既然心情已經平復

就改為生活記事吧



-------------

病了兩三天,決定重新開始發憤圖強,今天早上又重回我的老地方-板橋的台電

K書中心(有讀書地點偏執症真是可憐,以前住板橋到這兒讀,現在住永和還是

想跑到這裡來讀),6:40到時已經是頗長的一列隊伍了,大多是幫即將大考的

子女來搶位置的苦命父母們了。每年這段時間K書中心門前總是特別的劍拔弩

張(從這句話就看的出來悲慘的我在K書中心打滾了多久),我把自己的包包放在

隊伍的盡頭(用背包排隊的傳統,就我記憶所及好像始自2004年重新開館後,我

真是元老級的人物呀…),然後照慣例去早餐店吃早餐看蘋果日報殺時間,因為

我是那種很怕待在那裡和一群不認識的人(唉,因為資歷悠久,熟面孔換了一群

又一群…)大眼瞪小眼,也沒辦法站在那裡讀書等8:00開門的人。

不過等我7:35左右回去時,發現我的包包已經被從隊伍中移開了,經詢問在場

眾人後,指向一位看來也是幫子女排隊的爸爸身上,在我過去請教之後,發現原

來眾父母們已經組成了戰國自衛隊,厲行「一包一人頭制」,如果包包主人在他

們點人頭時不在現場報數,就會遭到失格處分而驅之別院(據說目前只在週末實

施)。



我雖然很想跟這群偉大的父母討論有關群眾暴力、習慣法之形成和是否構成強制

罪的問題,奈何大病初癒,氣衰體弱,加上有感於為人父母者捍衛子女利益的決

心,只好摸摸鼻子走人。行筆至此,不禁深深想念遠在南部家中的雙親,多麼想

念兒時那在父母羽翼保護下的快樂歲月,一但孤身出外求學,才知道有媽的孩子

像個寳,沒媽的孩子吃不飽,當場真想騎著我的愛車小破白直奔故鄉,撲倒在爹

娘的膝下,重溫那在米缸中數米粒的歲月,阿爸~~阿母~~~~))))))))回音



現在只能祈禱這群幸運的孩子都考上理想的學校,明年不要在來跟我搶位置了

啦!(謎之聲:靠!你應該先想辦法讓自己明年不要再混K書中心了吧!)



PS.我打電話回家哭訴時,我爹跟我說又在我的戶頭多存了錢,叫我不用省著花。

老爸你誤會了,我從來沒想過要省著花,通常沒搶到位置的當天,我為了平復心

情,都馬會去看早場電影的說~~~



PS.2我老媽聽聞此事,只說了「呼呼,誰叫你不在現場等,翔翔來跟姐姐講話。」

就打發我了。倒是吾友愛麗絲義憤填膺。嗚~~難道愛麗絲才是我親娘?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月亮上的搖籃

Ales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indra
  • COMMENT:
    =.=
    -----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